年关将至 人热衷“沾花惹草”

2021-04-07 14:47

  40多岁的陈女士很早就与台北高架桥下的建国花市结缘了,至今,她在此地已有20多年的“花龄”,她或许可看作是一代花农的代表性人物。

  她的家在高雄,是名副其实的自产自销花农。趁着春节临近大家买花热情最为高涨的时候,她又携家人在周末花市开张的时候匆匆赶至这里。她每天早上9点入市,直到晚10点左右才欲罢不能地收工。虽然忙碌异常,但她脸上始终挂着满足的微笑。她这里卖的基本上都是喜庆的蝴蝶兰,品类齐全,其中最受客人喜爱的是叫做珍珠钻石和满堂红的蝴蝶兰。因为时间久远,她在这里的老主顾颇多,应接不暇,所幸她的一个上高3的儿子和读小学5年级的女儿都成了她的得力帮手,忙前跑后。尽管如此,她还是觉得十多年前的卖花时光最好,那时一天可卖上好几千棵,而近几年的经济有些受到影响。

  紧邻陈女士摊位的是一对夫妻拍档,他们来自嘉义阿里山那边,是家庭作坊式的园林,父母兄弟都参与其间。他们也是经营蝴蝶兰,但并不像陈女士那样以大取胜,而是走小巧路线,这里的蝴蝶兰有白花红心的,取的名字也很让人玩味,比如空中奇缘、梦幻满天星,而最让他们引以自豪的是那株曾在亚太兰花展中摘得冠军头衔的被称作世界钻石的兰花。不仅如此,他们种的花还出口到泰国和马来西亚。

  年近60的刘女士的摊位最让人流连忘返,她经营的园林在阳明山一带,她比陈女士的花龄更长,三十多年前就在这里卖花了,那时她的孩子们都还没有出生,而今,她的一双儿女也都在这里成了她的好帮手。他们从美国引进种植的大茶花价值6万多台币,是主打春节的,同时也适合情人节。她的种植只有两个品种,冬天是各类茶花,夏天则是各种莲花,都几乎做到了极致。她估算,这里大概有四百多个摊位,但她很以自己的花卉为荣。

  在建国花市,不仅仅是花农们在忙碌。一位来自中国文化大学的二年级廖姓男生和他的同窗好友在朋友的花摊上忙碌,他的专业是园艺,因为他觉得热爱花草就是热爱生命。虽然不知大学毕业后的去向如何,但他很愿意现在从事一些与自己专业有关的事情,当然这也可算是勤工助学的一部分,尽管卖花的所得很有限。在这里,他们卖各式各样的银柳,因为在闽南话里的银柳与银两谐音,许多人都争先恐后地买它以多沾些财气。他们的银柳按长短卖,3尺意为三阳开泰、4尺事事顺心、5尺五福临门、6尺六六大顺。另一位来自淡江大学的女学生则是帮亲戚在花摊上忙碌,她学的是与花草毫不相干的日语专业,她在这里卖花,仅仅是因为喜欢。

  除了蝴蝶兰、九重葛、绣球花等各类奇花,这里还有众多异草,如的土肉桂、非洲的酒树、日本的樱花、咖啡树以及有近30年树龄的马醉木等等,不一而足。

  这里的花草多以农场直销、物美价廉为主,但也有少数珍稀的价格不菲之物,如伫立在花市门口的高得几乎到房顶的八重樱就有10万元台币之多,她层层叠叠的玫瑰红花瓣格外诱人。而与这株高大骄人的樱花毗邻的还有矮矮的几乎贴着地皮的叫作口袋情人的小盆花,但它也在不甘示弱地悄然争春,旁边还有一行温情的很能让人浮想联翩的小字:口袋情人,香香的。它似乎在提示着人们,今年的情人节与春节是在同一天粉墨登场,一定不要厚此薄彼,它们都不容错过。

  在花市逡巡的还有被推着轮椅的老者、蹒跚学步的孩童,以及慕名而来的星星点点外国游客。许多人怀揣着一束束被叫着最幸福和最幸运的杏花心满意足地离开,更多的人则呼朋唤友,用小车推着多盆几乎有一人多高的金桔或报岁兰或其他花木满载而归。春节将至,这里最受追捧的是兰花、桂花、水仙、梅花、富贵菊、发财树等等,因为它们都富有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红火喜兴象征意味。

  当人们徜徉在旖旎的花海里和欢淌的人河中时,都会不自觉地被四处弥漫的快过年的喜气所感染。一眼望去,涌动的人河与花海茫茫不见尽头。而空中飘荡着氤氲的花香也似乎在提醒人们:台北又一个绚丽的春天已经很近很近了。

  其实就是“经济使者”。向境外、省外派驻商务代表,是今年浙江省开拓国际国内市场的一项创新举措,在我省还是第一次。 [更多]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