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国际年终盘点:国际新闻10大“想不到”(组图

2021-04-07 14:48

  光阴飞度,步履匆匆。时值岁末,作一盘点。纵览全球,2011年是变化多端、色彩斑斓的一年,更是充满“意外”的一年:美军苦苦围捕了10年的“基地”组织本·拉丹霎那间遭击毙身亡;西亚北非一些国家的动荡局势如同滚雪球般地越滚越大;因长期社会福利高好而令人羡慕的美欧国家突然还不起债了;向来平静如水的北欧国家也发生了罕见的严重暴力事件;虽然日本常闹地震,但今年的强震居然刷新了日本的地震史……

  这些“意外”也连带产生了更多的“意外事件”:部分中东北非国家执政30多年的老政客转眼间成了阶下囚;“大公无私”的美国评级公司竟然能让欧洲多国政要下野;日本强震导致德国汽车厂停产。

  虽然,这些“意外事件”的发生一般总在人们的意料之外,但不管是天灾还是人祸,总有一些人为因素使这些“意外事件”的震惊世人,而了解这些人为因素并从中吸取教训,正是人们需要做的事情。

  奥巴马1日深夜在白宫发表电视讲话说,当天早些时候,美军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附近的阿伯塔巴德发起针对拉丹的“定点”行动,双方发生交火,本·拉丹被击毙,其尸体目前在美方手中。

  奥巴马说,去年8月,美国情报部门向其通报了有关本·拉丹可能藏身之处的线索,认为他躲藏在巴基斯坦境内。上周,奥巴马认为相关情报已经充分,授权采取针对本·拉丹的军事行动。

  奥巴马说,其上任以来,一直将捉捕或击毙本·拉丹作为政府反恐战略的优先要务,此次击毙本·拉丹是美国打击“基地”组织取得的最重要的成果,“正义得到了伸张”。

  奥巴马还表示,他当天就此事与巴基斯坦总统扎尔达里通电话,称击毙本·拉丹对两国而言都是“历史性的一天”。

  奥巴马发表讲话时,不少事先得到消息的美国民众聚集在白宫外,欢呼庆祝本·拉丹之死。美国前总统小布什得知消息后表示,本·拉丹被击毙是一个“重大成就”,对“美国及全球热爱和平的人们是一个胜利”。

  10月20日,利比亚局势出现重大转折卡扎菲在交战中身亡。一个驰骋地区和国际舞台42年的特殊人物的生命,犹如一个钟摆,永远定格在这一天。

  这一天,是北约轰炸利比亚第216天。从那时到现在,利比亚已有数万人死于冲突,多个城镇发生人道主义危机。卡扎菲生命停摆,使利比亚的内战走向尾声,为利比亚从动荡回归稳定迎来了新的机遇。

  经历动荡之后的利比亚百废待兴,人心思安。早日平复战乱创伤、恢复经济建设是利比亚最急迫的课题。因此,在卡扎菲死亡消息获得确认的时刻,国际社会应思考如何发挥作用,推动利比亚早日回归稳定和发展的轨道。人们期望,利比亚人民的选择受到尊重,利比亚人民的利益得到维护。

  卡扎菲生命停摆于战火硝烟之中,利比亚行将翻开新的一页。人们期望这个国家的未来,能少一分暴力与冲突,多一分和平与安宁。

  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8月3日乘军用飞机自沙姆沙伊赫国际医院抵达开罗,随后乘直升机到开罗学院接受审判。

  穆巴拉克的两个儿子、前内政部长阿德利、6名警官与穆巴拉克一起接受审判,与穆巴拉克家族关系密切的商人侯赛因·萨利姆缺席审判。

  埃及国家电视台画面显示,穆巴拉克和其他9名被告关押在一起,他躺在床上,神情稳定,他的两个儿子身穿白衣,站在他身旁,不时和他讲话。穆巴拉克抵达前,其支持者与反对者在法庭外发生冲突,双方互掷石块,上千名在现场维持秩序。

  庭审于当地时间上午10时(北京时间16时)开始。穆巴拉克将面临滥用职权谋取利益和在民众活动期间下令开枪杀害者等指控。

  开罗学院成立于1975年,曾被命名为穆巴拉克学院。审判地点为学院内最大的会议厅,该厅可以容纳600人。

  当地时间11月23日晚,也门首都萨那的居民纷纷走上街头,挥舞国旗、点燃烟花、载歌载舞,庆祝也门总统萨利赫最终在权力移交协议上签字。权力移交协议是在沙特首都利雅得签署的。也门执政党全国人民大会党部分高级官员、反对派、沙特王室成员以及部分其他国家外交官也见证了这一时刻。沙特国王阿卜杜拉在签署后发表的简短声明中说:“这掀开了也门历史的新一页。”

  按照权力移交协议,萨利赫将立即把权力移交给副总统哈迪,哈迪授命与反对派组成联合政府,并在3个月内组织总统选举。同时还将建立一个委员会负责重组因也门而陷入的武装部队。作为交换条件,萨利赫及其家人享有司法豁免权,其数个家庭成员的重要职位也得以保留。

  突尼斯总理穆罕默德·加努希1月14日晚在突尼斯国家电视台宣布,突尼斯总统本·阿里已于当晚离开突尼斯,根据突尼斯宪法第56条的规定,他本人从即日起行使共和国总统职权。

  突尼斯官方通讯社当天早些时候宣布,为保护公民生命和财产安全,突尼斯“决定立即在全国实施紧急状态法”。紧急状态法包括:禁止在公共道路和公共场所举行三人以上的聚会;17点至次日7点严禁人员和车辆通行;对任何听到命令不肯站住或试图逃跑且有可能逃脱的可疑人员,和军队可以使用武器。

  13日晚,为平息持续近一个月的社会,本·阿里发表电视讲话承诺:立即对国家和经济进行全面改革,他本人保证不参加2014年总统大选,立即实施“全面、彻底”的新闻自由等。

  据意大利安莎社报道,意大利总理贝卢斯科尼已于11月12日向总统纳波利塔诺递交辞呈,正式辞职。

  由于贝卢斯科尼领导的政府在意大利众议院失去优势地位,贝卢斯科尼于本周宣布,将在议会通过旨在稳定国内财政状况的紧缩法案后辞职。紧缩法案已于11日、12日分别在意大利参、众两院获得通过。

  按照意大利法律规定,贝卢斯科尼辞职后,纳波利塔诺将从13日开始和议会各党派进行协商,尝试重新组建政府。如果努力失败,纳波利塔诺将解散议会,提前举行大选。

  希腊总统办公室6日晚间发布声明,称总理乔治·帕潘德里欧与主要反对党达成一致,将组建非帕潘德里欧领导的国家联合政府。

  另外,希腊议会各主要政党7日凌晨达成一致,定于明年2月19日举行议会选举。希腊财政部官员说,这个决定给予联合政府足够时间推动欧元区新一轮援助方案在议会获得通过。

  8月29日,当野田佳彦成为日本党首,日本几家大报纸都出版了号外,在街头免费发放。东京街头,拿到报纸的两位女白领端详了半天,冒出一句,“这是谁啊,没听说过。”另一位匆匆而过的中年男子,瞅了眼报纸说,“谁当首相都行,只要让日本向前走。”这一幕被记录在当晚NHK9点的新闻里,而“生面孔”野田上任后所要的形势,却并不容乐观。

  本次选举最被看好的是前原诚司和海江田万里。前者是人气居高不下的明星,后者稳获党内最大势力小泽一郎派的支持。而野田佳彦无论从形象还是能力上都没有竞争优势。他本来是最积极的候选人,第一个正式发表理念。可当前原和海江田半路杀出后,媒体的注意力就迅速转移了。

  但野田却有着自己的长处,他给人稳健老道的感觉,其理念也走中庸路线,在党内更是人缘颇佳。在8月28日的党内公开辩论时,野田在最后发言时,用朴实的语言逐一感谢了自己的竞选对手。他称前原虽是晚辈但对他心存敬意;马渊与他如同兄弟;海江田是经济问题上的良师益友;鹿野则是最体恤民生的家榜样。简单的几句话,展现了他具有化解了党内趋势的能力。

  7月1日,曼哈顿地方法院法官正式同意释放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总裁卡恩。鉴于卡恩已经“自签保证释放”,检方将归还卡恩此前缴纳的600万美元保释金,但须卡恩做出一定承诺的有条件释放。卡恩将在7月18日再次出庭受审。

  两名熟知斯特劳斯-卡恩一案调查进展的执法部门官员告诉美国《纽约时报》记者,调查人员发现,这名纽约索菲特酒店的女服务员可能与涉嫌毒品交易和洗钱等犯罪行为者有关联,且在接受调查时多次撒谎。

  一段电话录音显示,案发后一天内,这名来自几内亚的32岁女性致电一名在押男子,与对方讨论起诉斯特劳斯-卡恩能获得什么好处。

  13日中午,日本气象厅召开记者会宣布,11日下午发生的日本东北地区的大地震的震级由此前的里氏8.8级调整为里氏9.0级,为世界观测史上最高级别,令世界对这次地震的关注度再次上升。

  日本气象厅称,气象部门是在对本次大地震的各种数据进行详细分析后做出的震级调整。此次地震的震源区域位于北起岩手县近海南至茨城县近海的长约500公里、宽200公里的地域,地震是由大范围的连续断层现象所造成的。由于此次地震的能量释放大约相当于1995年日本阪神大地震时的1000倍之多,所以气象部门决定将震级由原来的里氏8.8级调整为里氏9.0级。

  就地震震级数据调整的原因,记者求证了上海地震局预测分析中心主任尹京苑研究员。尹京苑介绍说,通常地震震级是根据地震波来定的,以往由于记录分辨率精度不够高,只能把地震发生作为一个点源来处理,随着监测水平和研究能力的不断提高,人们认识到地震更多的不是一个点上的破裂,而更多是面上多个点的破裂,所以相对准确的震级数值是把多次破裂的数据加起来。

  日本广播协会8月17日报道称,围绕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中出现的氢气爆炸,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有关人员对政府的事故调查及验证委员会表示:“没有人事先预料到会出现这一状况。”报道指,这一说法进一步反映出,东电在严重事故的防范问题上考虑得很不周到。

  在接受调查时,对于东日本大地震发生后的第二天,即3月12日1号机组发生的氢气爆炸,东京电力公司的有关人员表示:“主要精力放在反应堆和安全壳的应对上,为此,没有考虑到氢气充满厂房后发生爆炸的情况。没有人事先预料到会出现这一状况。”

  此外,据悉,1号机组发生爆炸后,工作人员也讨论了如何防止2号机组和3号机组发生爆炸,但是由于核辐射强度高,作业未能实施,最后14日3号机组也发生了爆炸。

  日本在全球高端制造业的地位极其重要。波音最新的787客机35%的零部件、沃尔沃汽车10%的零部件、美国车商14%的零部件都采购自日本。而福特最新推出的混合动力车,电池完全依赖于日本三洋电机。

  据福特和波音公司最新的表态,目前零部件供应还不成问题,但数周之后就不得而知了。市场研究机构IHS发布的最新报告说,这次遭受地震损害的日本制造业非常特殊,很难被其他生产商替代,因此近期或导致众多汽车厂商产量下降。

  动荡原因,不同国家存在很大差别,难以一概而论。国际分析人士认为,在突尼斯和埃及,改善民生的诉求最为普遍、强烈;巴林动荡的背后,显然还同时存在教派分歧;至于利比亚和也门,长期以来的部落利益纠结成为动荡发生和加剧的重要原因。外部势力或明或暗的介入,也使中东动荡局面趋于复杂,而内外多种因素的交织,使不确定性进一步增加。

  动荡蔓延,外部干预,多重因素互相交织,社会秩序受到冲击,人身安全失去保障。中东动荡已满百日,走向迄今晦暗不明。地区发展的不确定,令整个世界感到不安。

  埃及议会选举第一阶段投票日前已结束,穆斯林兄弟会下属的自由与正义党有望获得40%的选票,另一激进的伊斯兰政党光明党(萨拉菲派)紧随其后。第二、第三阶段选举将在中小城市和农村进行,伊斯兰政党应该还会取得更好的成绩。媒体估计这两个伊斯兰政党可能在议会中占有60%以上的席位。

  此前,突尼斯也举行了国家制宪议会选举,被本·阿里政府禁止了数十年的伊斯兰复兴运动成为第一大党,在议会217席中占据89个席位。随后,摩洛哥众议院提前大选,伊斯兰政党正义与发展党赢得议会395个席位中的107席。利比亚将在数月后举行大选,过渡委员会负责人表示,今后要以伊斯兰教为立法基础。种种迹象显示,伊斯兰势力正在阿拉伯国家动荡中崛起。

  伊斯兰教在阿拉伯国家具有根深蒂固的影响。尽管突尼斯和埃及自独立以来均实行世俗政体,在阿拉伯国家中是最开放、最现代化的国家,但是,世俗日益,贪污,致使社会贫富悬殊,民生艰难,民众转而选择伊斯兰势力,寻求新的发展道路。

  不过,多数民众也不接受伊斯兰极端主义,因此埃及、突尼斯和摩洛哥的伊斯兰政党都以温和派的面目出现。如突尼斯的伊斯兰复兴运动强调不会变成阿富汗的塔利班或巴勒斯坦的哈马斯,不会在国内推行宗教激进措施,不会对入境的外国游客施加宗教限制,不会以宗教规约限制金融。

  国际评级机构标准普尔公司12月5日将包括德国和法国在内的15个欧元区国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威胁如果欧元区各国无法就债务危机达成切实解决方案,或将在未来90天内大规模调降欧元区主权信用评级。

  分析人士称,标普的警告规模空前,且时机微妙,旨在给欧洲施加压力,逼欧洲“出重手”解救危机重重的欧元区。

  早在当天标普正式声明宣布之前,市场中有关标普可能会采取行动向欧洲施压的消息就开始满天飞。先是英国《金融时报》放出消息称,标普将把6个仍享有AAA评级的欧元区国家列入负面观察名单。受此影响,早盘高涨的纽约午后急转直下。不久后,《华尔街日报》消息称,被标普警告的国家远不止6个,而是欧元区的所有17个国家,这令市场投资者情绪再受打击。

  标普下调美评级后,美国总统府和财政部都出来回应,称标普犯了严重的错误,其评级结果缺乏可信度。但这些都是表象,美国政府背后说不定正在偷着乐。

  奥巴马政府正在竭力推进其出口倍增计划以推动经济复苏,需要美元贬值这一助推平台,但国际上对美元贬值谴责声太大,美国急需一个借口,一个既具有说服力又不引火烧身的理由,标普恰好给正想打瞌睡的美国递上了一个枕头。

  再者,由于受到世界各国抨击,美联储不敢轻易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而标普下调美评级很可能给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政策找到了一个最好的说辞。

  如此看来,标普下调美信用评级的可能结果是:美元贬值,美国国债缩水,美国经济因出口大增而拉动力增加,美国掠夺了债主财富,世界其他国家特别是新兴市场国家则受到输入型通胀的影响和经济上的巨大冲击。

  所以,评级风波可能是美国与三大评级机构上演的一场双簧戏,不能排除这是一场美国政府与评级机构幕后联手算计全球债主的阴谋。

  8月4日,4个孩子的父亲达根乘坐一辆出租车在伦敦街头遭警方拦截,双方随后发生枪战,达根身中两弹,当街死亡。

  随后,独立投诉委员会介入调查。初步说法是,反犯罪警队怀疑达根非法持有枪械,于是提前在街道布控,拦截达根。枪战事实表明,达根持有一支未注册,他朝警方射击时,一枚打中一名的对讲机,受伤。

  数百名年轻人6日白天开始在伦敦城北托特纳姆区,马克·达根遭警方枪击身亡。夜色降临后,活动愈演愈烈,最终演变为暴力事件。

  数百名蒙面者在一座局附近朝密集投掷砖块、酒瓶、鸡蛋等物品。多辆警方巡逻车和一辆双层公共汽车遭纵火焚毁。

  暴力活动明显针对位于一条高速路边的托特纳姆区局。人数多于者的辖区在第一时间出动,试图突破者包围圈,但未能成功。一些者从附近市场推来大批购物手推车,“隔离”试图抓捕他们的。

  在纽约的华尔街,无人领导但群情激昂的活动已进入第三周,鼓舞越来越多的者满怀地走上了街头。昨天,活动人士聚集在一起,继续发泄对“企业贪婪行为”、高油价乃至医疗保险缺失的不满。

  尽管诉求不同,但类似活动也扩散到了美国其他地区。比如,“占领芝加哥”运动昨天进入第十天。“占领洛杉矶”运动1日拉开帷幕,以从潘兴广场到市政厅的作为开端,网站上的口号是:“开始了。”从工会到少数民族团体,再到关注从防止丧失抵押品赎回权到气候变化等各种问题的活动团体,有34个组织在波士顿组建了类似联盟。

  西雅图者的网站说,这次全国范围的行动是“不同肤色、性别和信仰的民众在无人领导的情况下发起的抵抗运动”,“我们唯一的共同点是:我们在社会中占99%,不愿再忍受那1%的人的贪婪与”。该网站还提到,在美国,最富有者和其他人之间存在明显鸿沟。

  7月23日清晨,当数百万挪威人经过噩梦般的一夜,醒来时不得不面对一个意想不到的惨重事实:至少90人死于前一天发生在奥斯陆和于特岛的爆炸、枪击事件。

  挪威首相斯托尔滕贝格23日一大早就在官邸召开新闻发布会说,于特岛枪击事件简直就是一场“噩梦”,是挪威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从来没有遇到过的“国家灾难”,是一个“难以理解的”国家悲剧。

  当地时间22日下午3时20分(北京时间21时20分)左右,挪威首都奥斯陆的宁静被一声巨响打破。位于奥斯陆市中心的挪威政府办公大楼附近发生威力巨大的爆炸,造成至少7人死亡,16人受伤。爆炸现场就像刚刚经历了一场激战一样。

  大约2个小时后,惊魂未定的挪威人又得到一个坏消息:一名装扮成的男子混上布斯克吕郡于特岛,突然向参加夏令营活动的挪威工党青年团积极分子开枪,许多人应声倒下。当天迅速逮捕了这名持枪歹徒并立即对其开始审讯。

  这天深夜,挪威警方紧急召开新闻发布会,所公布的枪击案死亡人数令人震惊:至少80人被证实在于特岛枪击事件中死亡。

  本篇策划发布时离2012年还有19天,而世界上仍有地区的局势剑拔弩张,一触即发。我们现在来看看,哪些事件可能在这最后19天中制造“意外”,或者在2012年持续制造新闻。

  伴随着“英国去死!”等极端口号,英国驻伊朗大使馆11月29日遭者“踢馆”,英国翌日宣布撤回驻伊朗外交人员。德国、法国、荷兰紧随其后,召回驻伊朗大使。“踢馆”事件引发的重大外交争端,似乎擂响了西方国家对伊朗动武的战鼓。

  而据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6日援引英国《每日电讯》报的报道说,为应对可能的外来打击和突袭,伊朗伊斯兰卫队已经进入战备状态,正将远程导弹、高爆、火炮和军队部署到关键的防御地点。

  伊朗备战是对国际社会对其核计划施压的回应,自11月国际原子能机构发表伊朗研发核武的报告以来,伊朗就加紧备战。

  日前,俄罗斯航母编队起航开赴地中海,据称将访问当前局势紧张的叙利亚,引起人们对俄美在叙利亚问题上较力的猜测。

  而不久前,俄总统梅德韦杰夫一反平日较为温和的态度,通过电视讲话对美国在欧洲部署反导弹防御系统作出强硬表态,并威胁将退出《削减和限制进攻性战略武器条约》。此轮俄美冲突看似突然,实则存在着以下几层内在合理性:

  首先是选战驱动:俄美都将在明年面临总统大选。其次是时局驱动。作为俄在中东地区的最后战略支点,叙利亚塔尔图斯港是俄罗斯在独联体国家外的唯一军事基地。最后是战略驱动。梅德韦杰夫执政以来,俄罗斯把主要精力放在建设“现代化国家”的大战略上,对西方采取了“建设性合作”的态度。但美国在东欧反导系统的部署问题上少说多做,无疑对梅德韦杰夫等温和派的战略导向带来不小影响。

  短期来看,此次俄美反导危机更像是两国的一种策略性较量,其持续时间将与两国内部走势和中东局势的发展紧密结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实用型外交思想主导下的俄罗斯或将延续其一贯的政策灵活性,根据自身利益需要与西方周旋,把此类矛盾点作为谈判的筹码,形成一种对抗与合作交替演变的复杂局面。

  欧元区国家一个接一个地跌入债务危机,欧元解体的话题似乎不再是空想。如果2012年欧元解体,欧盟会出现何种情况?透过历史可能会发现端倪。

  历史上的货币改制,既有因政权交替以及财富的重新分配而导致的,也有政权之间的分分合合带来货币联盟的解体。前者是一种货币取代另一种货币,后者则是一种货币改制为多种货币,或者多种货币统一为一种货币。

  一种货币改制为多种货币的典型例子是奥匈货币联盟的瓦解。1918年一战结束,奥匈帝国,帝国内联合货币不可避免地出现瓦解。克朗原本是奥匈的法定货币。中东欧的不少地区和国家都接受克朗。

  奥匈解体后,不少国家都将奥匈票据收回并被加盖本国的国徽,重新作为本国的法定货币。但这种货币改制引发的通货膨胀及一些负面效应,甚至一直延续到了1999年。

  美国的货币改制也有代表性。大萧条时期,美国的货币联盟曾出现瓦解。1931年,美国银行业大危机,过半数的倒闭银行都属于芝加哥和克利夫兰联储辖区,这些地区的公司开始把存款从当地银行转移到纽约的银行。这促使各州宣布银行歇业,借此想制止资金转移,结果反倒使资金加速外流。

  1933年3月,美国35个州宣布银行歇业,未歇业的州大多也对取现做出限制。这时的美元仍是法定货币,但除了现金,美元已经不能跨州流通,即使取现也越发困难。以物易物开始取代以货币为媒介的商品交易。整个货币联盟停转一段时间后,银行才逐渐开始重新营业,美元再次实现跨州流动。

责任编辑:admin  作者:admin